令腕表世代保持运作良好的工艺

不管是潜水、攀登还是商务旅行,IWC万国表主人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不管前方的困难有多苛刻,他们拥有的是一枚终身可用的腕表。只要定期保养,品质优良的腕表可精准、稳定运转数年。在世界各地,经过专门培训的IWC万国表制表师确保遵照独有的瑞士标准,对腕表进行专业保养维修。对于罕见的古董或复杂腕表,将送回位于沙夫豪森公司总部的工坊进行细致的修复。对于历史可追溯至公司创始之初的罕见收藏家腕表,也可以重获新生。

 

一枚经常佩戴的腕表肯定要经历冲击、碰撞、汗水及温度波动等各种影响。不仅如此,腕表还要放在专门设计的装置上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全天候持续运转,以进行压力测试。遭受各种摩擦的部件开始出现磨损迹象,高质量润滑剂也会随时间流逝而老化。IWC万国表客户服务主管Andreas Voll总结道:“为了多年高精准完美运转,腕表与其他所有机械装置一样,需要定期保养。”

当IWC万国表被最终交到客户手中时从内到外将完好如新。
—Andreas Voll,IWC万国表客户服务主管

在如今这样一个电子设备每天都需要充电或重启的时代,一枚机械腕表能在无任何干预的情况下长久运转是多么不可思议。腕表只需每隔五年进行一次全面保养即可。首先,制表师拆下机芯的各个组件,仔细检查每个组件,清除所有积累的污垢和残余润滑剂,然后重新组装好。更换缺陷或磨损部件。小心润滑后,重启腕表,仔细检查机芯的准确性,必要时,调校擒纵装置。此外,制表师还要确保计时机芯或万年历等复杂功能能够运转无误。

对于珍贵腕表而言,保养就像温泉水疗。

如您所期望,IWC万国表的全套保养还包括表壳:毕竟,优质的腕表也需要外表光鲜。例如,如果表壳有划痕,会进行抛光或缎面处理。众所周知,激光焊接可以消除深度凹痕或不规则痕迹,使腕表恢复原始光芒。

 

当然,所有这些工作都需要时间来完成。拆卸、清洁和重组机芯,检修表壳和表链,以及执行必要的检测和控制(如防水性测试),可能需要几周的时间。Voll不无自豪地说道:“当IWC万国表最终交到客户手中时从内到外将完好如新。”

 

维修保养必须以专业方式进行,并且在腕表主人同意的期限内完成。毕竟,任何人都不希望与自己的爱表分离太长时间。为了更近距离地服务全球客户,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设立了由25个服务中心组成的全球网络,从慕尼黑到达拉斯和北京,从悉尼到迪拜,各个地区均有。Voll表示:“此网络可帮助我们缩短维修保养所需的时间,这意味着腕表主人可以更快地拿回自己的腕表。”工作时间明显缩短:大多数的保养和维修工作能够在四到六周内完成。

遍及全球的优质瑞士服务

IWC万国表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建立必要的制表技术,尤其是在亚洲,一般来说,类似的传统工艺文化是未知的。为了在全球按照相同高标准的瑞士质量开展必要的维修保养工作,IWC万国表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让员工掌握必要的专业技能。

 

瑞士培训教育项目(WOSTEP)的制表师会给国外的制表师针对基本工艺原理提供为期两年的全面培训介绍。此后,制表师还可选择专门针对IWC万国表的各种其他培训模块。Voll解释道:“课程学习者会掌握从基本机芯到万年历等复杂功能的全面技能。”建立这种水准的技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自Voll团队的三位瑞士制表师全年都在出差,以确保IWC万国表的学员能够接受所需要的培训。

 

IWC万国表面临的另一个重要难题是确保全球零备件的充足备货。IWC万国表的目前产品基于六个自制机芯系列,涵盖数十个表款及特别限量版。Voll说道:“约40,000个不同零备件集中存放于瑞士,如齿轮、指针、表盘、密封件和发条盒。每年,我们会向全球的服务中心发送约一百万个组件。”

蕴含特殊故事的珍稀腕表

大部分基本保养和维修工作都在这些服务中心执行。如果腕表特别老旧或配有陀飞轮、三问报时等复杂功能,则将自动寄回瑞士沙夫豪森。在这里,这些腕表将由经验丰富的制表师负责,其中有些制表师的经验甚至长达40年。

其中一位就是Jürg Rüeger。1974年,他作为制表学徒开始受训。今天,他偶尔会发现维修的表款是自己年轻时组装的腕表。他兴奋地说到:“再见到古老的工程师腕表或葡萄牙系列游艇俱乐部自动腕表,总能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在Rüeger的凳子上放着一些让任何收藏家都激动不已的罕见腕表。例如,一枚源自1890年保存完好的波威柏大显示屏腕表;它旁边是1948年制造的搭载89型手动上链机芯的飞行员马克十一腕表。最后,还有一个搭载传奇52型机芯的旧怀表机芯,装配有平衡摆轮。

像这样的腕表往往都隐含极为特殊的个人故事。例如,IWC万国表的制表师曾多次不得不清洁被人造黄油或橄榄油堵塞的机芯——这是主人尝试润滑时的笨拙结果。还有一个被他们津津乐道的故事,一位顾客忘记将腕表放在家里的哪个地方了。30年后,当他搬家时,腕表才浮出水面。原来它掉在一个暖气装置后面,而且一直无人发现。由于持续受热,润滑油已变硬。不过,IWC万国表的专家修复人员解决了这个问题,并将完好如初的腕表交还给了主人。

IWC万国表早期的珍稀腕表

腕表的年代越久远,寻找零备件越困难。有时,Rüeger不得不去沙夫豪森总部的地下室寻宝。在这个只有少数几名员工可以进入的经过专门除湿、防火处理的房间中,储存着成千上万个极为罕见或古老的零备件,全部用防油纸包裹,用铅笔标注。这些珍藏可以追溯到IWC万国表1870年前后。它还存储着古老的工具,例如专门用来调整旧机芯平衡摆轮的小工具。

 

有时,为修复一枚不寻常的古董或珍贵的收藏家物品,公司会不惜人工和成本,由制表商自行制造修复所需的零件。但有时,腕表历经火灾或洪水之后,即使最有经验的专家也无法进行修复。

 

Voll总结说:“当我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腕表爱好者接触时,我总能被他们对IWC万国表腕表所展现出的热情及对工程设计的欣赏所感染。”这种热情甚至体现在:多年来,IWC万国表腕表一直定期送交保养。在Voll看来,这证明了沙夫豪森制造的时计不仅是时尚物品或投资,更是陪伴数代主人的忠实伴侣。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