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复杂升华至超卓

乔治·马洛里(George Mallory),于1924年攀登珠穆朗玛峰时丧生的英国著名登山家,此前曾被人问及为什么要尝试攀登此山峰。他的回答成为登山运动领域的著名经典佳句:“因为事在人为”。

 

与之类似,IWC万国表的超卓复杂型腕表,尤其是葡萄牙系列超卓复杂型腕表,代表着传统制表的巅峰。一位杰出制表师需要制造这样一款腕表——因为事在人为。这款腕表代表着高级制表的巅峰。每一枚离开IWC万国表的工厂的超卓复杂型腕表,都包含了最高水准技术研发和工艺技能。

 

同样,有实力的腕表收藏家必须认真考虑拥有这样一枚腕表——因为事在人为。它代表高级制表的一切,代表到达极致的制表科学和艺术,代表所有卓越腕表系列的典范之作。

 

但与登山不同,超卓复杂型腕表自有用途。除了作为非凡成就的象征,腕表还要发挥其若干功能。它会告知人们关于时间的一切必要信息:始终显示时间和日期。它会通过计时功能,显示流逝的时间。它不仅可以显示时间,还能鸣报时间。

 

一枚简单的机械腕表可能包含180个精心打造的组件,镶嵌有18颗或21颗宝石,而今,这可能被认为是基础机芯的最低要求。这些部件全部经过精心润饰和手工组装。边缘经过倒角,齿轮也经过抛光。

今天,仅显示时间的腕表可能是精心设计、生产和组装工艺的卓越典范。谈到特殊机芯组件的微小尺寸,一些组件的尺寸只有几分之一毫米,一位制表师在评价此技术时说道:“这就是制表工艺”。

 

如果这就是制表工艺,那何为超卓复杂型腕表?它代表着不同等级的制表工艺,就像不同的腕表种类一样。它不像IWC万国表精美的5001型葡萄牙系列自动腕表,拥有18颗,甚至42颗宝石。相反,葡萄牙系列超卓复杂型腕表3774型在79091型机芯上共镶嵌了75颗红宝石。

 

宝石数量更多,不代表腕表更好。但此处宝石不是用于装饰,而是因为机芯共有657个组件。这些微小组件共具有21项功能,安装在不超过16.5毫米厚、45毫米宽的表壳中。

 

这种超级复杂性才可定义为超卓复杂型腕表。在制表行业,对于“超卓复杂”没有公认的统一定义,但根据大多数说法,此类腕表必须包括万年历和三问报时功能。IWC万国表则具备更多优势:功能复杂,操作简单。

 

下面我们从基本功能开始讲起。当然,一枚腕表要显示时钟和分钟。副表盘要显示秒钟。但这只是开始,因为超卓复杂型腕表还有日历功能。还要显示日期、星期和日历。日期包括月份、年份,甚至包括世纪,这与其他任何腕表都不同。

 

日历当然是万年历。保证腕表运转,腕表将显示正确日历,甚至包括30、31、28或29天的月份。它还能显示闰年。日历只需在2100年3月1日“调校”一次即可(如果腕表佩戴者有幸能如此长寿)。在这一年,通常会跳过预期中的闰年,日历需要制表师调校。

 

卓越复杂的日历功能(对用户而言,操作非常简单)由天才制表师Kurt Klaus在IWC万国表研发。他意识到,所有日期功能尽管有变化但在数学上都是相关的,从而研发出能记录精准时间的复杂齿轮系统。因此,设置腕表变得非常简单、易用:只需使用表冠即可。当腕表佩戴者设置日期时,一切都会得以精准设置。

只有高度精准的万年历是不够的,超卓复杂型腕表还要包括其他两个复杂功能。一个是计时功能,显示流逝的时间,并有结合不同时间的累加器。然而,计时功能充其量只是超卓复杂功能三问报时装置的前奏。通过按压表壳侧面的按钮,三问报时可以实现整点、刻钟及分钟报时。

此珍贵腕表的佩戴者可以同时查看和聆听时间:它将计时带入全新维度。生产三问报时装置,尤其是播报分钟的三问报时,需要格外高超的技艺。报时功能涉及特别精密的齿轮,还需要技术精湛的制表师不停地微调小摆锤,使其发出正确的声音。

 

所有这些复杂功能的结合,其总体难度远超将各个零件组装在一起的难度。生产日历表、万年历表,以及用表冠设置的独特腕表,抑或数百年来保持高度精准度的腕表是一回事。而生产一枚计时码表,以及生产一枚将闰年考虑在内的三问报时腕表则是另一回事。所有这些复杂功能的组合难度要大于任一复杂功能或较小的功能组合。

 

葡萄牙系列超卓复杂型腕表不仅是一枚卓越腕表,更是一枚集复杂功能之大成的巅峰力作。它是制表界的珠穆朗玛峰,令所有人为之向往。它不仅实用,而且极具象征性,代表着制表工艺的最高境界。它是真正的“超卓复杂”。借用一个社交网络用语“一言难尽”。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