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材料

 

每种材料都有独特的特征和优势。寻找一种同时满足腕表功能和美学需求的材料是IWC万国表工程设计的核心。在其发展历程中,IWC万国表积累了独特的表壳材料加工专识。



沙夫豪森推出全新创新材料Ceratanium(瓷化钛金属)®。这种全新材料如钛金属般轻盈坚固,亦如陶瓷般坚硬防刮。Ceratanium(瓷化钛金属)®基于一种专为IWC万国表制造的特殊钛合金。表壳中的所有部件均由坯件经铣削、车削和钻孔成型,然后置于炉中烧结而成。此过程会引发相变,金属表面发生瓷化。这种工艺不仅使材料具有陶瓷的典型特性,如超高的硬度,还会呈现出引人瞩目的哑光黑色。但与DLC涂层不同,这种材料的表面能与材料本身完全融合。因此,当腕表发生磕碰时,表面不会松动或脱落。Ceratanium(瓷化钛金属)®首次使其能够在未经涂层处理的情况下生产哑黑(jet black)色调的按钮或针扣式表扣等组件。


大型飞行员恒定动力陀飞轮腕表“小王子”特别版(型号:590303)
— 大型飞行员恒定动力陀飞轮腕表“小王子”特别版(型号:590303)

硬金

硬金是一种新型黄金,比传统红金更加坚硬,耐磨性是后者的5到10倍。

 

黄金的存储时间长,并能长久保值。它比其他任何贵金属都更能体现奢华和优雅。IWC万国表表壳的纯金含量为75%,相当于18K金。黄金可与其他材料混合制成合金,以此呈现所需颜色。硬金是红金独特的新型变体。这种材料的生产工艺较为复杂,在生产过程中合金的微观结构会发生转变。因此,这种材料较传统红金更为坚硬,耐磨性是后者的5到10倍。硬金首次运用于大型飞行员恒定动力陀飞轮腕表“小王子”特别版(型号:590303)。全新材质是大型飞行员腕表超大表壳和瞩目钻石表冠的理想搭配。


青铜是人类历史上古老的材料之一。它用于生产具有文化意义的物品方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四千年中期。青铜是一个概括性的冶金术语,用来描述铜含量不低于60%的合金。IWC万国表的表壳采用铝青铜,即铜基中含有铝和铁元素。这种特殊组合使该合金的硬度比标准青铜高出50%左右,几乎相当与精钢的硬度。另一个特点是这种材料的高生物相容性。铝青铜是唯一一种允许用于食品工业的青铜。相比于其他材料,青铜用在喷火战机飞行员自动腕表(型号:326802)中,会形成独特的色泽,随着时间的推移,让每枚腕表都与众不同。


 

 

达文西万年历腕表 (型号:3755)
— 达文西万年历腕表 (型号:3755)

制造腕表的技术陶瓷基于多晶粉末,如硅酸盐、氧化铝或碳化硅。它们与各种添加剂混合,形成均质体,然后放入炉中经超高温烧结成形。在烧结过程中,添加剂汽化蒸发,留下非常稳定的陶瓷体。然而,表壳的制造非常苛刻,因为陶瓷在烧制过程中会收缩约三分之一。这种收缩必须在设计阶段就考虑到,以确保之后机芯与表壳紧密贴合,并满足极地容差。1986年,IWC万国表推出世界上第一款陶瓷腕表——达文西万年历腕表(型号:3755)。此后,公司还推出了由黑色高性能碳化硼陶瓷或棕色氮化硅陶瓷制成的表壳。沙夫豪森飞行员Top Gun海军空战部队计时腕表“莫哈维沙漠”特别版(型号:389103)腕表中呈现的沙色陶瓷表壳是其创新陶瓷的新近典范。


如果一种材料既要兼具韧性和弹性,又要轻盈灵巧,钛金属则无疑是不二之选。这种金属坚固耐用,重量是钢轻三分之一左右。由于具备亲肤性和抗过敏性,钛金属还用于医疗植入物的制作。所有这些特性实际上都决定了钛金属非常适合应用在腕表表壳中。然而,主要挑战在于,这种材料异常坚硬,很难加工。在加工过程中的每个阶段后期,都需要进行软退火或冷却。1980年,IWC万国表推出全球首款钛金属腕表:IWC万国表保时捷设计Titanchronograph(型号:3700)。沙夫豪森的工程师与法国航空航天公司Aerospatial的专家密切合作,获得了制造所需的专业知识。自此钛金属腕表一直是品牌腕表作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特别是在飞行员系列和工程师系列腕表中。

 

 

IWC万国表保时捷设计Titanchronograph (型号:IW370204)

铂金

铂金是珠宝生产中使用的稀有罕见、纯净无暇、弥足珍贵的金属。它隽永恒久,散发独特的白色光泽。

铂金在地球深处沉睡了数十亿年。直到最近几百年,人类才有能力提取和加工这种闪亮的灰白色金属。铂金非常罕有和珍贵。生产一盎司铂金需要开采约10公吨的矿石。然后再经历100多道不同工序来分离铂金和矿石。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由于铂金的纯度超高,它比银或金都更为贵重。例如,IWC万国表在葡萄牙系列万年历腕表(型号:IW503406)中就使用铂金材料。这种恒久的贵金属赋予这款腕表别具一格的特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