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型柏涛菲诺系列:收藏家的印象

我收集腕表超过25年,拥有为数不少的作品,心仪的腕表更多。然而,我总是较喜爱经典的表款。对我来说,最好的腕表都有无懈可击的风格。经典的风格历久弥新,始终胜过一切。

 

有些腕表的机芯修饰精致,每个桥板的每个边角都经过完美的抛光处理。我亦有一些具备精妙复杂功能的腕表,与其说是为了实用,倒不如说是为了彰显制表师的工艺。这些腕表并无不妥,都是「为艺术而艺术」之作。

假如没有坚持必需的风格,这些腕表便没多少意义可言。一枚腕表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吸引的设计,应当是迷人的,优雅而富有魅力,和谐匀称而合乎比例。

毕竟,我未必会按下某个复杂功能的按钮,或欣赏某个桥板,但肯定会读取时间。每一天,我会多次看看表盘和表壳。如果看到不悦目的地方,便会破坏了整体观感。

 

腕表应当是美丽的,因为我们都知道时间宝贵。时间不住流逝,每天都影响我们的生活。或许正因如此,独一无二、稍纵即逝的时间,往往由以珍贵金属制成的腕表所显示。我们的腕表应当是珍贵的,并展现艺术美感。

 

然而,制作令人爱不释手的腕表,远不止于运用珍贵金属、配备精致细腻的表盘,或以宝石镶饰表壳或表盘那么简单。我们难免会将「美」贬为纯属主观的概念。不过,当腕表拥有无可否认的美,所有人不论标准为何,都会一致同意。

—IW458104
—Reference IW459010

假如世上真的有一枚腕表拥有无可否认的美,那就是IWC万国表崭新的中型款柏涛菲诺系列表款了。从各方面而言,该系列的腕表可以列入IWC万国表史上风格绝妙、魅力绝佳的作品。腕表囊括了展现时间的精髓,并且饶富制表热诚。新款柏涛菲诺腕表简洁而精致,十分夺目。每看一眼都令人心醉神迷。

 

中型款柏涛菲诺系列表款看似平淡无奇,但其实设计巧妙,简单直接。感觉就如看着一幅现代抽象画,并自夸道:「这种画我也会画!」一样。如果要反驳,肯定是说:「但是你没有画啊。」腕表设计巧妙地与经典元素交织,成为别具特色之作。这种设计纯粹而恰到好处,人人皆可欣赏。如此优美,动人心魄。如此独特,简约而充满魅力。

 

先从尺寸说起。尺寸不只与多少毫米有关,因为尺寸可营造一望即知的大小和存在感。中型款柏涛菲诺系列腕表备有宽度为37毫米和40毫米的款式。数年前,这种尺寸并不算是中型款,1990年代的柏涛菲诺系列表款通常为34毫米。当时,表壳尺寸达42毫米的腕表便算是大型。时至今日,37毫米甚至40毫米的表款代表了新的标准。文化和风格随人的品味慢慢改变,过程不一定很明显。尺寸上的革新,带来重大的改进。

为了磨圆贝壳的精美蜗纹,用那优美细巧的珍珠母壳,装饰那每一条连接天堂的神秘路径……

我认为37毫米和40毫米是这种腕表的完美尺寸。要读时简便,腕表便要有足够的尺寸——这一点确实达到了。不过,此尺寸超越了实用主义,为腕表增添一份营造得恰到好处的存在感。你留意到腕表,便会欣赏。此外,腕表尺寸令表盘更清晰易读,突显整体设计。

 

首先你会注意到表壳和表盘。许多新表款的表圈都镶有钻石,如光环般围绕着腕表。每颗钻石直径1.4毫米,总数为66或72颗,视乎表款而定;钻石环抱着表盘,散发含蓄而耀目的优雅光芒。所有钻石均由人手挑选,质量上乘,切工超卓,净度达VVS级,色泽为F-G级。表盘和表圈均镶钻的表款,钻石总重接近1克拉。

 

这些钻石如同腕表系列一样,低调而典雅。表盘秉承精巧的设计风格,备有镀银、岩灰色(一种特殊的金属饰面)以至珍珠母目材质的款式,闪耀着微光。各款表盘独具魅力,散发浪漫气息,还有一份神秘感。珍珠母目表盘令人联想到叶慈(William Butler Yeats)的诗句:

即使有了钻石营造的魅力,结合表盘的含蓄浪漫气质,假如腕表的整体设计没有与之匹配的美感,仍可能是失败之作。新款柏涛菲诺系列腕表具有圆润表壳、纤幼表圈、笔直表耳,展现含蓄的优雅之感。简单的五分钟时标,12时和6时位置的纤幼罗马数字,及略呈弧形的叶形指针,更彰显整体格调。如此,便是优美典范。它精妙而简单,带有相称的优雅。

 

IWC万国表掌握这份纯粹美感,添加两款复杂功能表款——虽然如此名称未必恰当。两款腕表没有设计繁复的表盘或俗气的风格,称不上复杂,反而突显了腕表的浪漫感觉。其中一款配备低调的第二时区显示,另一款则设有象征浪漫的月相盈亏显示。不只如此,1984年诞生的柏涛菲诺系列便已具备月相盈亏显示。由此,IWC万国表升华至更高境界。

 

腕表收藏家往往不加思索,便对设计照单全收,可能犯下严重的错误。一枚非凡腕表的先决条件,是拥有美丽的外观。优雅和魅力,都有内在的价值。

 

全新中型款柏涛菲诺系列,令人浮想联翩,本质更加丰富,兼具低调气质和璀璨魅力,彰显精致工艺,焕发浪漫想象。全新柏涛菲诺系列腕表,是「艺术」一词最高的、极致的体现。此系列表款历久弥新,突显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非凡品味。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