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使IWC万国表腕表精准运转,需要精准调校摆轮的振动。设计振动系统、装配机芯、精准设置,需要数十位经验丰富的专家协同完成这些工作。除了技术和耐心,手动调校腕表还需要全面了解机芯可能的误差来源及能量传输知识。

 

购买IWC万国表的用户期望获得高度精准的优雅时计。IWC万国表计时主管Christoph Bühler解释说:“如果一枚机械腕表要可靠地显示正确时间,其摆轮必须以精准、稳定的速率振动。” 

在振频为4赫兹的机芯内,环形“摆锤”(腕表内的摆轮)每秒振动八次。擒纵装置以正确间隔释放齿轮系,并在表盘上以精准刻度推进秒针。

 

虽然这听起来可能非常简单,但在实际操作中却非常复杂。机械腕表属于精密装置,有数百个零件在不停运转中。为了在所有位置获得所需精准度,需要手动小心调校摆轮振动。调校过程涉及若干阶段,来自各部门的专家会尽其所能使腕表逐渐达到最高精准度。

为了在所有方向获得所需精准度,需要手动小心调校摆轮振动。

所有部件必须完美组装

此过程的第一个阶段是检查和组装计时工负责的振动系统。此工作需要掌握极其深厚的精密电机技术。重要的是,所有零件必须完美配合。摆轮游丝应是摆轮轮缘直径的三分之二,拥有14到16个线圈。轮缘本身使用一组8字形卡钳来测试其实际运转状况。就像在自行车车轮上,即使是一个小凹陷也会对速率产生不利影响。计时工还可检查摆轮系枢轴,以查看它们是否以最小的摩擦损失在轴承上运转。他还确保摆轮游丝居中并平稳运行。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在稍后阶段保持最佳振动。

手工弯曲宝玑游丝

整个过程最棘手的部分是弯曲摆轮游丝。使用200年前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Abraham-Louis Breguet)开发的原理,外线圈在蜗壳或游丝的平面部分向上弯曲。振动时,游丝会均匀地扩展,从而提高机芯的准确性。直到今天,在IWC万国表,宝玑游丝仍以手工弯曲。Bühler说道:“虽然专用成形工具能确保一致的质量,但这项工作需要更多的灵活性。”在弯曲完最后一圈后,摆轮装配工使用锥形螺柱将外端楔到摆轮游丝上,并将游丝通过它连接到摆轮夹板上。

—机械腕表属于精密装置,由数百个独立零件组

要修复旧腕表的整个摆轮组件,尤其需要繁重的手工工作。当854型机芯送达沙夫豪森进行检修时,需要Annelies Bürki这样技术娴熟的计时工。凭借40多年的经验,Annelies Bürki可以不借助图纸,弯曲旧机芯上特殊形状的游丝。根据擒纵装置的状态,她可能需要用冲击销更换摆轴和滚轴、抛光枢轴及小心抛光摆轮轮缘。除了计数、设置、弯曲及最后将螺柱连接到摆轮游丝之外,此处涉及的工作可能需要数小时完成。

在组装期间,制表师需要将摆轮和游丝集成到机芯中,进行基本调校。在十天的磨合期中,润滑油和润滑脂将分布到机芯上,零件开始顺滑地啮合运转。经过进一步修复之后,腕表开始进入精准调校阶段。此时,20位制表师将进一步提升机芯的精准度,直至满足所要求的严格容差。IWC万国表精准调校主管Kai Stiewe表示:“在24小时内,出自我们工坊的自制机芯可能会快6秒钟,但不能慢于标准时间。”

—IWC万国表98000型机芯

计时机器提供重要数据

为了精准调校,制表师需要关于速率的准确细节。过去,需要根据参考时钟及记录的任何偏差测量机芯。今天,计时机器使用接触式麦克风来记录由摆轮和游丝产生的声音,例如与托盘杠杆接触的脉冲针。通过这种方式,摆轮速率或振幅的任何偏差都可以在数分钟内确定。现代计时机器在六个不同位置测量腕表的这些参数:表盘朝上及朝下,表冠朝右、左、上和下。在解释此方法的优点时,Stiewe说道:“我们不可能将腕表主人习惯的每个方面都考虑在内,但通过我们的调校我们会获得有益的数据。”

 

如果存在速率误差,摆轮振动太快或太慢,腕表将变快或变慢。可通过调整摆轮游丝的有效长度或摆轮轮缘的转动惯量进行所需调校。在IWC万国表98000型机芯中,使用拨盘(通过两个微针与摆轮游丝相连)调校游丝的有效长度。在一个方向或其他方向移动拨盘会使摆轮振动更快或更慢。其他IWC万国表机芯系列配有无刻度游丝。使用摆轮轮缘上的微调螺丝调校其频率。向外转动会使振动变慢。向内转动会使轮缘加速。Stiewe表示:“根据速率误差的位置,专家知道所需旋转的位置及旋转零件。”

振幅需要精细调校

一般来讲,需要校正振幅中的误差。如果振幅太高,摆轮会超出理想极限,表示轮系中传输出的能量太多。这可能会对腕表的精准度产生不利影响。如果是这样,托盘叉瓦需要稍微向外推。这样,擒纵轮与托盘之间的摩擦会增加,导致能量损失、振幅减小。容差还必须考虑到,托盘杠杆与擒纵轮的尺寸、齿轮与齿轮间距,会因机芯的不同而略有差异。任一或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影响振幅,从而说明了每项调校的必要性。 

—工作中的IWC万国表制表师
设置和调校腕表往往是对耐心的极大考验
Christoph Bühler,IWC万国表计时主管

另一方面,如果振幅太低,能量在某个地方会有损失。此时,制表师需要小心跟踪从发条盒到摆轮的能量传输。他会检查齿轮系的所有必要位置是否已润滑,轴向间隙是否正确。擒纵装置与摆轮之间的相互作用也值得特别注意。只有这是正确的,托盘杠杆才能通过冲击销为摆轮提供所需的正常能量。

 

在精密调校阶段,还需要测量振动。如果腕表上链后摆轮等了很长时间才开始运动,则可能存在振动误差。为了排除这一缺陷,制表师要改变摆轮游丝粘附于摆轮夹板上的位置,并让冲击销居中放置在托盘叉中心位置。Stiewe解释说:“由于腕表现在处于振动中,即便主游丝未上满链,在运转时也不会出现任何延迟。”

与齿轮系保持同步

Bühler和Stiewe认为要实现高精准度,主要在于制表师和计时工的经验。精准度调校尤其需要全面了解误差来源以及能量传输的基本知识。一般来讲,具备对机芯的判断能力以及确保齿轮系的能量传输才能实现最佳调校。Bühler总结道:“设置和调校腕表往往是对耐心的极大考验,当IWC万国表最终以极高精准度运转时,参与其中的每个人都感到无比自豪。”

—实现高精准度的关键在于制表师的经验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