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典范

近50年来,相较于其他任何腕表系列,达文西系列一直是高级制表的创新典范,淋漓展现IWC万国表工程师的创意和才智。里程碑事件包括:首款搭载瑞士制造石英机芯的腕表,配有葛珞斯·克劳斯(Kurt Klaus)设计的传奇万年历腕表,世界首款黑色陶瓷表壳以及沙夫豪森首个自制计时机芯。

 

与IWC万国表的其他所有系列一样,达文西系列也是从首创开始。1969年,世界首款搭载瑞士“Beta 21”石英机芯的腕表问世,沙夫豪森制表师在其研发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新表款配有备受瞩目的六角形金表壳。“这一创新成就标志着融合IWC万国表工程师才智和创意精神及精心开发美感的腕表系列诞生。”IWC万国表博物馆馆长David Seyffer这样总结到。

 

葛珞斯·克劳斯设计的万年历腕表不仅树立简单和效率的新标准,而且确保IWC万国表跻身高级钟表前列。
—葛珞斯·克劳斯设计的这款万年历腕表为这家位于沙夫豪森的制表商跻身高级钟表前列奠定坚实基础。

新腕表系列的名字源自奥纳多·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作为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画家、雕刻家、建筑师和工程师,奥纳多·达文西堪称美学和技术的完美化身。

 

永恒作品,专为手腕设计

对创新和创作的追求始终贯穿于达文西系列中。其中,最重要的事件或许是1985年推出的达文西万年历计时腕表(型号3750):“在石英危机高峰期,IWC万国表的首席制表师葛珞斯·克劳斯大胆提出了一个研发机械万年历腕表的想法。”Seyffer解释道。当牵着狗狗长距离散步时,他在头脑中勾勒出一个全新日历模块,包括81个独立组件,配有自主功能,2499年前几乎无需调校。

 

在用户友好使用方面,葛珞斯·克劳斯的设计树立全新基准。日期、星期、月份、月相和年份显示彼此完美同步,这意味着即便腕表有一段时间不佩戴,也可以通过表冠进行设置。四位数字的年份显示和月相显示只需每122年调校一天,精准度史无前例。这款万年历腕表差点与1985年巴塞尔钟表展失之交臂。当年,葛珞斯·克劳斯在最后一分钟才完成原型制造,并及时赶上了巴塞尔展进行展示。

 

轻质、防划陶瓷表壳

仅在一年后,IWC万国表推出世界首款表壳以防划无磨损陶瓷、黑色氧化锆制成的腕表——达文西万年历腕表(型号3755)。以制造用在航空领域的高科技材料制造表壳体现出IWC万国表对技术和工程的精准掌控。“陶瓷在烧结过程中会收缩三分之一。要将机芯准确安装至此表壳并保持数千分之一毫米的误差,设计阶段就必须考虑此体积损失。”Seyffer在描述品牌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之一时这样说道。

 

 

—世界首款表壳以黑色陶瓷制成的腕表也作为达文西系列的一员推出。
—首个自制计时机芯——89630就像传统指针腕表一样指小时和分钟。

首款以达文西为名推出的IWC自制计时码表

2007年,IWC万国表推出一个经过彻底改造的全新腕表系列。例如,达文西系列计时腕表(型号3764)搭载首个在沙夫豪森完全自行研发的计时机芯。Seyffer表示:“89630型机芯首次可以像日期一样在单个小表盘上显示分钟和小时。”此创新位于酒桶形表壳内。此设计可能不符合每个人的品味,但代表生产技术的里程碑突破。凭借约50个独立组件,它成为沙夫豪森史上最复杂的表壳。对于376601型号,则在陶瓷和钛金属的极端苛刻融合中生产。

 

2009年,IWC万国表又推出一款达文西万年历数字日期腕表(型号3761)。以大型数字显示日期和月份的显示盘就像数字时钟一样,不仅充满现代气息,而且代表公司回归高级制表传统:“早在1884年,沙夫豪森就基于波威柏系统制造出了配有小时和分钟数字显示的怀表”Seyffer解释道。

 

IWC万国表立足过去,不断与时俱进。2017年,公司再次推出一系列极具创意的新品。显而易见:如果奥纳多·达文西留下的遗产是任何功能显示,而最新技术成就定能让这款引人注目的腕表从沙夫豪森腕表系列中脱颖而出。

 

—此版本的万年历腕表就像数字腕表一样以大型阿拉伯数字显示星期和月份。
与其他任何腕表系列一样,达文西腕表融合IWC万国表工程师的才智和创意精神及精心开发的美感。

IWC万国表立足过去,不断与时俱进。2017年,公司再次推出一系列极具创意的新品。显而易见:如果奥纳多·达文西留下的遗产是任何功能显示,而最新技术成就定能让这款引人注目的腕表从沙夫豪森腕表系列中脱颖而出。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