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C万国表自动腕表 - 创新杰作

 

IWC万国表自动腕表的历史与阿尔伯特·比勒顿(Albert Pellaton)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1944年,作为公司的技术总监,比勒顿开发出至今仍为IWC万国表多数机芯提供动力的自动上链机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比勒顿必须克服若干挑战。当时的大多数系统通过精密的齿轮系驱动摆陀运动,而且仅沿一个方向旋转。结果造成相当大的动力和能耗损失。比勒顿方案的创新之处在于,他将摆陀的旋转通过凸轮转化为杆的摇摆运动。然后,安装在杆上的两个偏置棘爪将能量传送到上链齿轮上,一个拉动齿轮,一个平稳地滑过齿轮,直至两者再交替运动。这个棘爪上链系统的优点在于能够利用自动腕表摆陀的任何动能——无论动能大小或方向。

IWC万国表52610型机芯自动腕表

运动传输能量

 

机械腕表在开始运转前,需要驱动能量源:主发条。它储存所需的能量来驱动指针和轮系。在所有手动上链腕表中,主发条通过转动表冠手动上链,而在自动腕表中,主发条只需佩戴者手臂自然摆动即可上链。此创新的自动上链装置使用一个安装于中央的半月形摆陀,将佩戴者手腕的自然摆动转化为发条的能量。这是摆陀的惯性和重力共同作用的结果:摆陀的自重不断将它往下推,只要有加速度,摆陀就会运动。因此,只要佩戴者移摆动手臂,自动腕表就可以在没有手动上链或电池驱动的情况下无持续运转,宛若手腕上戴着一个微型“永动机”。 

 

IWC万国表首款工程师腕表

 

比勒顿创新自动上链系统被集成到1950年推出的85型机芯中,这是首款完全在沙夫豪森研发的自动腕表机芯。85型机芯系列受到客户和制表行业专家的热烈推崇,后来在1955年推出的首款工程师666型腕表中使用。60多年来,虽然比勒顿机构的基本功能一直保持未变,但从那时起,此系统亦在不断完善。在89000型计时机芯中,整个装置均经过彻底改造。经过改动的双棘爪上链系统使用更少的组件,而且由于使用两对棘爪,效率甚至更高。 

 

IWC万国表首款工程师腕表(型号:666)
IWC万国表喷火战机大型飞行员万年历腕表(型号:IW503601)

无摩擦陶瓷组件

 

要给主发条上满链,自动腕表的摆陀需要旋转2000圈以上。虽然只有几克重,但在快速运转时,施加在自动上链系统各个组件上的力可能是重力的1000倍。除了复杂的设计,材料的选择对保护零件免受磨损至关重要。在52000型机芯系列中,自动上链系统受到明显应力影响的组件,如棘爪、自动轮或凸轮,以几乎无磨损的陶瓷打造。这种广泛应用于医学技术或太空探索等领域的高科技材料可使零件几乎无磨损,同时延长其使用寿命。

 

在此完整的自动腕表类别中查找您喜爱的IWC万国表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