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MACHINES 时光之旅

琼斯机芯

怀表机芯在瑞士以高度工业化方式生产,并向美国市场供应 最高 级 别 且稳 定 的 机 芯 品 质:这 是富 有远 见 的 佛罗 伦 汀· 阿 里 奥 斯 托 ·琼 斯(Ariosto Jones)1868 年创立万国表公 司(International Watch Company)的 初 衷 。首 枚 琼 斯 机 芯于1870 年 诞 生。它 遵 循 特 定 的 流 程,并 被 归 类 到 特 殊 的 “Pattern”类别,其中“Pattern H”表示拥有最高的质量水准 。 与当时瑞士普遍的情况不同,它不使用指桥版,而是装配四分 之三背板。这种在美国被广泛应用的组装方式加强了稳定性, 并且允许以较大规模方式生产细小零件 。其他的特别之处,还 包括狼牙型齿轮及精湛修饰的背板及桥板。所有机芯,都可利 用加长型微调针——即后来被称为“ F. A.琼斯之箭”——调 整平衡摆轮的振幅。

波威柏(PALLWEBER)怀表

在1884 年夏季,IWC万国表开启了数字表的时代 :第一只跳时 数字怀表诞生 。它以萨尔茨堡(Salzburg)制表师约瑟夫 · 波威 柏(Josef Pallweber)所研发的波威柏系统为基础,在旋转盘 上以大型数字来指示小时及分钟。当时IWC万国表的负责人约 翰尼斯·劳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 bach-Schenk) 十分着迷于这种现代感的时间显示,并为无指针表做了专利 保护。然而,波威柏怀表的动力储备相对较低,主要因为具有 凹槽的齿轮被强制正向切换指示盘 。尽管IWC万国表最大限 度地改 进了此设计,但在 沙夫豪森制造的大约2万枚波威柏 怀表只在当时短时间内获得了成功,而后大约在1890 年左右 停产。近百年后,数字时间显示随着石英表的到来而回归 。

飞行员特别版腕表

当总裁厄恩斯特·雅各布·鸿伯格(Ernst Jakob Homberger) 于1936 年 推出飞 行员特别腕 表( 型号:IW436)时,飞 行 还 是 很新颖的领域,这一灵感来自于他的两个热衷飞行的儿子汉 斯 · 厄恩斯特(Hans Ernst)和鲁道夫(Rudolf)。在航空的开 创时代,大多数飞行员仍旧使用怀表。一枚特别为飞行员设计 的腕表极具创新意义。适用于驾驶舱的时计由带有防磁擒纵 系统的83 型机芯驱动 。腕表在温度零下40度和40度之间运作 可靠,这对于敞开式或未安装暖气的驾驶舱极为重要 。飞行时 间可藉由一个旋转表圈做调整。黑色表盘及大型发光数字加 上发光指针在视觉上十分醒目。清晰的仪表盘风格表盘设计 不仅提升了视线不佳时的可读性,甚至对今日沙夫豪森飞行员 腕表的设计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IWC葡萄牙系列

两位葡萄牙的贸易商在1939 年向IWC万国表订购了一系列与 航海计时仪器同样精确的大型腕表。葡萄牙商船队的船长和 船员都想在腕上配带这样一个“真正的大型腕表”。沙夫豪森 的腕表设计师在腕表表壳中加入男装怀表74型机芯 。猎人式 怀表机芯因它的小秒针与表冠呈90度角而特别合适。除此之 外,它还拥有出色的精准度。首枚IWC葡萄牙系列腕表(型号: IW325),搭载直径41.5毫米的表壳,远超过当时 流行的腕表 尺寸。环绕式铁轨式分钟圈、阿拉伯数字再加上纤细的叶形指 针,突显出IWC葡萄牙系列腕表的隽永优雅风格。

85型机芯和工程师腕表

1950 年,IWC万国表推出首款自制自动机芯。85 型机芯的研发 功臣为当时的技术总监阿尔伯特·比勒顿(Albert Pellaton)。 这款机芯最大的特点为高效自动上链功能 。与当时的大多数 系统不同,它利用摆陀的双向摆动来拉动主发条。而为此安装 的偏心显示盘,将旋转的振动齿轮转换成摇动柱的摆荡动作 。 两个安装在摇动柱上的棘爪交替地拉动经过上链轮或是滑过 上链轮。以这种方式,摆陀的任 何微小运动都 可以转换成弹 簧的张力。搭载比勒顿上链系统的85 型机芯受到腕表领域专 家的好评,因此也被使用在首枚于1955 年推出的工程师腕表(型号:IW666)中。由于有越来越多的科技装置在家庭环境中 产生磁场,工程师腕表拥有软铁内壳,有效保护机芯不受磁场 效应影响。

海洋时计

水肺潜水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渐兴为广受欢迎的大众运动 。 IWC万国表因此于1967年,在巴塞尔钟表展览会上,展示了其 首款潜水员腕表——海洋时计(型号:IW812 AD)。搭配具有 传奇色彩的8541型自动机芯,防水可达深度200米。它装载了 一个置于表镜下的旋转表圈,可通过第二个表冠直接操作,而 非使用传统的外表圈调整潜水时间。这一设计的优点还在于内 置表圈不会影响表的防水性能 。黑色表盘加上荧光大型数字 和指针,即使在深海中或能见度低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保证极佳 的可读性。这样潜水员能够完全掌控潜水时间。

IWC万国表保时捷合作设计钛金属计时腕表

钛金属韧性极强且重量比钢材要少三分之一。它拥有良好的 亲肤性和独特的灰色哑光表面。但这种金属质地坚硬,难以加 工 。所以钛金属长时间被认为不适合做表壳。即便如此,IWC 万国表仍然面对挑战,与航天工业专家,例如法国航天制造 公司(Aérospatiale),密切交流关于钛金属加工方面的知识。 表厂在1980 年完成IWC万国表保时捷设计钛金属计时腕表 (型号:IW3700),它成 为 世界首 款 钛 金属 表 壳 腕 表。两年后, 这一令人赞叹的材质也被装载到防水深达200巴的海洋2000 潜水员腕表中。它同样是由德国工业设计师费迪南德A.保时捷 (Ferdinand A. Porsche)设计。近年来IWC万国表继续不断创 新,陆续推出创新表壳材质,例如黑陶瓷等,由此成为瑞士制 表界的先锋。

达文西万年历腕表

在IWC万国表的历史中,也许没有哪只 腕 表能超 越由葛 珞斯 (Kurt Klaus)所设计的达文西万年历腕表。当时的首席制表师 在石英危机最严重时,提出了设计机械万年历的构想。他的日 历装置由82个零件组成,设计风格精巧简约,组合计时码表, 于1985 年在达文西系列的发表会上展出(型号:IW3750)。日历 装置能够自动识别不同的月份长度与平、闰年,2100 年以前皆 无需手动调整。如果腕表没有被佩戴一段时间,表内的所有显 示也可经由表冠获得简单方便地设置,这可谓是一项优雅而 致的特色 。除了使用便利,四位数年份显示也令人赞叹,高精 度的月相盈亏显示使其在122年后才会累积1天月球的实际周 期误差。

大型飞行员腕表

受 到 飞 行员 腕 表 机 芯(52 T.  S.  C.型)的 启 发,IWC万国表 于2002年推出了具有46毫米直径的大型飞行员腕 表(型号: IW5002),由此将搭载中等装置的仪表盘风格设计腕表再次带 入奢华腕表行列。此款腕表揉合了复古设计元素,例如哑光黑 色表盘、12点钟处箭头形指标,覆有夜光材质涂层的大型数字 和指针还可确保极佳的读时性 。硕大且厚实的表冠以及加长 型表带令人联想到最初的航空年代 。当时的飞行员还穿着棉絮 衬垫的飞行员连体服以及厚手套,在执行任务前同步腕表时, 十分不方便对腕表进行设置与上链。5011型机芯搭载比勒顿 上链系统以及7日动力储备,为IWC万国表最大的自动机芯提 供所需的动力。一个特殊的机制使其在168 小时之后进入完全 静止状态。这意味着当主发条矩力消失的时候,腕表绝不会继 续走时。3点钟的位置显示动力储备,告知配戴者剩余动力。

IWC葡萄牙系列SIDÉRALE SCAFUSIA 腕表

IWC葡萄牙系列Sidérale Scafusia腕表(型号:IW5041)是IWC 万国表有史以来最精密复杂的一款机械腕表。工程师耗费十 年时间,不断致力于研发和 设计此 款时 计,保留其表盘经典 IWC葡萄牙系列的风格。专利恒定动力陀飞轮,将擒纵装置从 轮系的直接动力传送中脱离。通过向平衡摆轮提供绝对均匀 的力冲量,可实现振幅的恒定而达成超高的精准度。除了显示 太阳时之外,此款腕表还显示每天偏离正常时间约4分钟的恒 星时。,且经常用于天文学领域 。腕表背面的星图展示客户指 定地点上方星空在一年中的运行。此外,日出和日落显示为整 体显示功能锦上添花,并可对夏令时与冬令时予以考量。


如 需更多信息,敬 请联系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

公关部

电邮 press-iwc@iwc.com

网址 press.iwc.co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