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仿效的测试

我们的腕表需经过一系列测试,以确保符合IWC万国表的卓越标准。Michael Friedberg带领我们走进测试实验室,了解令腕表恒久运转的工匠和工艺流程。

腕表需要经过振动、推拉、坠落测试,还要经历加热、猛击和浸泡等考验。单是想象一下IWC万国表腕表在莱茵河畔这座不起眼的建筑里所经历的重重考验,就足以让表迷们感到心痛不已。万幸的是自己的腕表不会再经历这些考验。
 

我们在IWC万国表测试实验室对腕表开展广泛测试,旨在了解腕表在普通和特殊情况下的性能。此过程被称为“认证测试”。  IWC万国表测试实验室的内部装潢非常简单,更像是一间教室,低调外观悄然隐匿了其重要性。

按钮和表冠测试台
— 按钮和表冠测试台
Dominic Forster,IWC万国表测试实验室(中心)负责人
— Dominic Forster,IWC万国表测试实验室(中心)负责人

适者生存

进入测试实验室后,您会看到各种测试设备,有些甚至像科技博览会上的新奇玩意。  例如,一项设备是用来检测自动摆陀的耐磨性,使其在加速测试条件下运转长达3000小时。其他有些设备用于进行冲击测试,以模拟腕表使用7年后的状态。仅经历光、热、冲击和运动考验仍然不够,这些组件还需要在另一台机器上经受高达600,000 A/m的强磁力考验。

 

每枚新腕表都要经过极限考验。如果能通过IWC万国表测试专家的模拟检测,那么这枚腕表在实际使用中应能保持长久的使用寿命。所有的认证测试都很“粗暴”,整个机芯被暴露在外,然后拆解出来,在对各部件进行千般“磨炼”之后,检查其腐蚀、磨损、上油和精确计时情况。


每枚新腕表都要经过极限考验。如果能通过IWC万国表测试专家的模拟检测,那么这枚腕表在实际使用中应能保持长久的使用寿命。

IWC万国表测试实验室为公司的表壳和机芯制定并实施在业内独树一帜的测试流程。IWC万国表测试实验室的负责人Dominic Forster建立了自己的科学实验室。为了记录测试结果,他使用一台高速照相机、几台显微镜及一个数字化灯箱。

 

测试设备的预算非常庞大:单是相机的成本就超过10万瑞士法郎。有些机器需要由Forster和员工自己建造,因为业内目前尚没有用于完成这种大量必要测试的方法。不过,所有测试都依照规定标准检查测试结果。比如,采用ISO、DIN或NIHS等行业标准;如果没有,IWC万国表会制定自己的标准,或采用母公司历峰集团(Richemont)的指导原则。

超越极限

大多数公司都会检测表壳的防水性能。但除了表壳的防水性能,鲜有(或许有)公司还会对表壳的各个部件进行检测。IWC万国表会在模拟使用中反复检查偏差。甚至有一台精密仪器用来启动计时码表上的按钮,重复按压归零按钮10,000次,重复按压启动/停止按钮20,000次。如果按钮通过此项考验,就比较容易赢得目光挑剔的腕表收藏家的青睐。甚至表冠的螺丝也要经过测试。

 

其中比较有趣的一个工具是钟摆,它看起来有点像Edgar Allan Poe短篇小说中描述的不祥钟摆。它用来模拟检测腕表从一米高度掉落在木地板上的情况。飞行员系列、海洋时计系列和工程师系列运动手表会经历多达10万次的冲击测试,用于模拟网球、高尔夫或山地自行车骑行等运动。配备陀飞轮等精密装置的腕表在检测完成后,还要拆开并检测其是否损坏。

正在接受测试的IWC万国表葡萄牙系列自动腕表
— 正在接受测试的IWC万国表葡萄牙系列自动腕表
测量速率精准度、振幅和振动误差
— 测量速率精准度、振幅和振动误差

生产一枚腕表不仅需要设计和制造机芯,还要将机芯装入表壳中。像IWC万国表这样的公司,要满足最高的质量标准,离不开Forster这样的人才以及高度机械化的测试实验室。仪器、测试和标准,以及实验室本身,很有可能引领整个行业的发展。

 

这个特殊的测试实验室不对外开放,但令人安心的是,每枚腕表都经过了技术精湛的工程师严格控制下的广泛测试。IWC万国表腕表通过的并非仅仅是简单的测试,而是要经历千锤百炼的考验。这是个好消息。

三十多年以来,Michael Friedberg一直醉心于腕表收藏,尤其是IWC万国表。从2001到2015年,他担任IWC万国表收藏家论坛的管理员,撰写了大量关于IWC万国表历史和技术特征的文章。


浏览我们的时计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