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为腕表而设的数字显示系统

 

19世纪末推出的标志性波威柏怀表是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历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产品之一:不使用指针,而是以大型数字显示小时和分钟。为庆祝其诞生150周年,奢华制表商IWC万国表推出首款带跳时数字显示的腕表。专为此腕表研发的94200型自制机芯通过拥有专有发条盒的单独轮系系统来推进显示盘。

在沙夫豪森,数字时代早在1884年就开始了。这也是IWC万国表制造首枚波威柏怀表的年份。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机芯开发项目经理Christian Satzke解释说:“这些是最先进的钟表,使用大数字在旋转盘上显示小时和分钟。”萨尔斯堡制表师Josef Pallweber是跳时数字腕表的发明人。当时IWC万国表的掌门人约翰尼斯•劳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bach-Schenk)对现代形式的时间显示情有独钟,并为此创新技术申请了专利。截至1890年,IWC万国表共制造出约20,000枚此类腕表。

2018日内瓦高级钟表展期间推出的IW505002型号腕表的灵感源自波威柏怀表
1884至1890年期间,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共制造出约20,000枚带小时和分钟数字显示的波威柏怀表。
约翰尼斯•劳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bach-Schenk),1880-1904年期间IWC万国表的掌门人
约翰尼斯•劳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bach-Schenk)对现代形式的时间显示情有独钟,并为此创新技术申请了专利。

首款带跳时数字显示的腕表

作为周年纪念系列的一部分,公司非常自豪推出小时和分钟皆以跳时数字显示的IWC万国表“致敬波威柏”150周年特别版。这款腕表提供铂金、18K红金或精钢限量版,其设计在很大程度上借鉴自具有历史意义的原创表款。表盘做工复杂,喷涂多达十二层高质量漆料,灵感源自原创波威柏表的珐琅表盘。与当时一样,数字显示窗口标 注“Hours”(小时)和“Minutes”(分钟)字样。

 

表壳彰显全新技术特点:Satzke透露说:“我们为移动显示盘这项要求苛刻的技术从头开发出一个全新解决方案,并为其申请了专利。”在原创波威柏机芯中,显示盘由带有不同间距齿的嵌齿轮驱动。当嵌齿之间出现间隙时,来自主游丝的动力将直接传送至一分钟圆盘上的星形轮。不过,此设置会导致摆轮振幅波动,让机芯容易磨损。实际上,推进显示盘所需的能量来自发条盒,这意味着动力储备多少会有所限制。

“我们从头开始,为极其耗能的显示盘移动开发出全新解决方案。”
Christian Satzke,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机芯开发项目经理

一个单独齿轮系系统推进显示盘

IWC万国表94200型自制机芯包括290个独立零件,耗时五年研制而成,如今则将显示盘从驱动腕表的齿轮系中解放出来。它由两个单独齿轮系系统驱动,分别配有专有发条盒。第一个为机芯提供动力,第二个负责驱动显示盘。由一个释放系统连接两个发条盒。每60秒释放齿轮系系统,然后立即再锁紧。与原创波威柏表机芯相比,它有明显改进:在总结机芯的主要优势时,Satzke表示:“实际上,推进显示盘对摆轮的能量传送基本无更多影响,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确保精准速率和60小时动力储备。”

 

释放系统安装在第三个轮上,它每4分钟绕其轴旋转一次,是腕表普通齿轮系的一部分。固定于齿轮上的凸轮用于提升一侧的释放杠杆。每完成一分钟,杠杆向上跳动一次,释放与显示盘的齿轮系连接的解锁轮。它向前跳动,将一分钟圆盘推进一个位置。此程序重复九次。经过十次顺序切换之后,一分钟圆盘上的转子启动十分钟圆盘上的日内瓦轮,并向前推进它。位于底部的冲击销随中间的日内瓦轮旋转。当十分钟圆盘位于“5点钟”位置,一分钟圆盘位于“9点钟”位置时,中间的日内瓦轮将小时环推进至下一位置。

IWC万国表全新94200型自制机芯
全新研发的94200型自制机芯配备带专有发条盒的单独轮系系统,用于推进显示盘。

连接组件的日内瓦驱动系统

与原创波威柏表一样,一个具有不规则几何形状的日内瓦系统连接着各个组件。此结构防止显示盘出现过大移动偏差,使它们保持完美同步。此设计的一个优势是,只需使用表冠即可方便前后移动数字显示。不过,它需要在生产中实现最高质量。容许公差极低,表面必须完全平整。日内瓦系统形状使用CAD和精确调整方法计算,直到摩擦损失明显减少。设计工程师还显著改进了实际释放精准度。推进圆盘只需十分之一秒。

 

切换小时盘需要极大的能量,因为四个齿轮必须同时推进。因此,组件需要尽量轻盈。例如,小时环以铝合金制成,仅重0.41克。为了防止如此轻的金属合金磨损,需要经过特殊回火处理。两个发条盒通过相同的齿轮链上链。发条盒和齿轮链设计以不同的速度旋转。Satzke解释道:“这确保即便腕表的动力储备极低时,驱动显示盘的发条盒也始终有足够能量来推进装置。”

“94200型自制机芯使显示盘从腕表驱动中解脱出来。”
Christian Satzke,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机芯开发项目经理

来自腕表的咔嗒声发出跳动信号。

虽然波威柏系统基于130年前的发明,但从未失去任何魅力。在圆盘上,每个新的一小时来临都会呈现壮观场面,全天依次出现24次。当分钟视窗中的“59”瞬间变成“00”时,小时将同时前进一个位置。跳时发生时可以听到腕表发出的咔嗒声。Satzke评论道:“这提醒我们,其工作原理非常复杂。一枚不带电池的机械数字表就像1884年无指针的腕表一样令人难以置信。”

 

波威柏机构采用数字显示
与腕表齿轮系连接的释放系统每60秒释放显示盘齿轮系,然后再次锁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