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新品腕表:蓝白交织呈现周年纪念系列。

在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全新周年纪念系列中,贯穿所有表款的统一元素:经复杂、高质量漆面处理的白色或蓝色表盘,通过喷涂十二层漆料,然后压印而成。最后,再经手工抛光,表盘呈现深邃质感。在周年纪念系列中,为实现各表款和谐均衡的外观,要针对每个表盘调整复杂的制造工艺。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周年纪念系列,以超过二十四款腕表庆祝品牌150周年。这些精挑细选的表款包括经典三指针腕表,如柏涛菲诺系列自动腕表“150周年”纪念版,以及高级钟表的超复杂杰作,如葡萄牙系列万年历腕表“150周年”特别版。虽然这些腕表来自不同家族,但作为周年纪念系列中的一员均极具辨识度。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表盘及指针专家Thibaut de Nantes解释说:“在周年纪念系列中,经特殊漆面处理的白色或蓝色表盘成为贯穿所有表款的统一设计元素。

2018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新品:  IWC万国表达文西自动腕表“150周年”特别版  (型号:3581)
经特殊漆面处理的白色和蓝色表盘成为贯穿周年纪念系列的主线。
2018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新品:IWC万国表柏涛菲诺手动上链月相腕表“150周年”特别版(型号:5164)
借助多达12层透明漆料,表盘呈现瞩目的深邃三维立体效果。

经特殊开发的上漆工艺打造出类珐琅外观

漆面表盘灵感源自19世纪末IWC万国表著名的波威柏怀表使用的古老珐琅表盘。珐琅由熔化的氧化硅或氧化物沉积在金属或玻璃上制成。由于在完成前熔融过程即停止,这些氧化物会凝固,形成玻璃般的表面。Thibaut de Nantes表示:“为了使周年纪念系列的各个表盘保持绝对统一的相同外观,我们决定基于如珐琅般的高质量漆面工艺上,采用更现代化的生产工艺。”

 

所有这些腕表使用的底板几乎全部为黄铜板。当浮雕出副表盘,冲压出视窗后,再对表面进行打磨和抛光。之后,进行喷砂,让表面稍微粗糙一点,使漆料更有效粘附其上。飞行员系列腕表除外。在此系列腕表中,表盘构成框架的上部,使腕表免受磁场影响,以铁制成。为了防止腐蚀,铁制盲板还镀镍。所有这些完成后方进入真正的漆面处理过程。首先喷涂四层白色或蓝色底漆。Thibaut de Nantes回忆道:“为了寻找准确的色调,我们做了无数次试验。其中白色表盘尤为棘手,因为它既不是象牙色也不是纯白色。”

多层透明漆营造出独有的光学深度

此工艺的下一道工序包括涂覆高达12层透明漆料。所用漆料是适合抛光的特殊类型,由液体成分及悬浮其上的固体颗粒组成。干燥后,残余固体颗粒会在表盘上形成一层,用于粘合材料、丙烯酸和聚酯。每一层涂完后,都要将表盘放入炉中烧制半小时,使漆料完全硬化。所有这些工序都在洁净室环境中进行,以确保表面保持完美无瑕的高光泽度。即使一点点灰尘也能使令人惊艳的外观前功尽弃。静置一夜后,再对表盘进行平面抛光。Thibaut de Nantes解释说:“手动抛光赋予表盘期望的珐琅效果。抛光后,整个漆面只有0.1毫米厚,但呈现令人印象深刻的深邃感。”

 

带有累加器的表盘,比如飞行员计时腕表“150周年”特别版,比其他表款更具挑战性。上漆后,副表盘的外边缘不再是垂直的,这意味着它将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安装累加器的指针。为此,上漆工序完成后,需用特殊工具打磨,直至外边缘再次像刀刃一样锋利。

具有历史意义的波威柏怀表,搭配珐琅表盘
漆面表盘灵感源自古老波威柏怀表的珐琅表盘。
我们必须分别针对每个表盘修改生产工艺。
Thibaut de Nantes,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表盘及指针专家
2018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新品:IWC万国表柏涛菲诺计时腕表“150周年”特别版  (型号:3910)
实际上,整个周年纪念系列都未使用镶饰,这意味着仅通过压印实现期望的三维立体效果。

生产工艺经过修改以适合每个表盘。

Thibaut de Nantes及跨学科项目团队还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周年纪念系列中打造各式各样的表盘。例如,柏涛菲诺系列自动腕表“150周年”纪念版的指针和日期显示窗只需一个孔,而葡萄牙系列万年历陀飞轮腕表“150周年”特别版指针需要一个孔,陀飞轮和月相显示则使用视窗。Thibaut de Nantes表示:“为了确保这些视窗在上漆后满足极低容差,我们必须针对每个表盘调整工艺。在某些情况下,这意味着要对表面本身进行必要的修改。”

手动抛光赋予表盘期望的珐琅效果。
Thibaut de Nantes,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表盘及指针专家

通过压印呈现三维立体效果

漆面表盘一个特别吸引人的特点是压印。此灵感源自1939年同样采用压印表盘的首款葡萄牙腕表(型号:IW325)。在描述面临的挑战时,Thibaut de Nantes如是说:“我们决定在整个周年纪念系列中,对数字和时标不使用镶饰,而是仅通过压印呈现期望的空间深度。”专家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并试验了无数次来压印表盘。在一些表款中,要实现最佳效果,需要修改表盘设计。柏涛菲诺系列计时腕表“150周年”纪念版即是其中之一,其压印副表盘呈现极为逼真的三维立体感。

 

但是,一枚腕表要是无法显示时间,即便最漂亮的表盘也毫无用处。在周年纪念系列中,带有白色表盘的表款配有蓝色指针,而带有蓝色表盘的表款则配以镀铑指针。精钢指针在300℃下经过特殊的热处理,呈现浅蓝色。腕表上的镀铑指针及蓝色表盘发出的光芒源自四层电镀层。Thibaut de Nantes信心满满地总结道:“表盘、压印和指针组合极具辨识度,带给主人无尽的快乐,从现在起至未来几年,当他们回忆起IWC万国表150周年庆时,仍将愉悦无比。”

2018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新品:IWC万国表葡萄牙万年历腕表“150周年”特别版  (型号:5034)
精钢指针经过特殊的热处理,呈现浅蓝色。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