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龙世界——加拉帕戈斯群岛

逾半个世纪以来,达尔文基金会(Charles Darwin Foundation)一直专注研究著名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动植物种,并担任厄瓜多尔政府的顾问,致力保护这个得天独厚的自然天堂。以下是通过拜访此进化论之地守护者们所得出的记录。

 

散发鲜红光彩的原始巨龙,左右猛烈地摆动其超过三尺长的身躯。卡罗来纳•加西亚•帕拉(Carolina García Parra)和她的助手合力捉住巨蜥的尾巴,将之按倒在地,然后在它背上硬刺开始冒出的位置,迅速抓紧其脖子,这些硬刺使巨蜥看上去像电影《侏罗纪公园》的恐龙一样。加西亚•帕拉熟练地用注射器提取几滴血液,然后放走巨蜥。

 

鬣蜥急促疾走,寻找附近黑色熔岩后方的安全位置躲藏。这位达尔文基金会的兽医一边解释她的任务,一边指出:“过去一周,我们单单在圣克鲁斯岛(Santa Cruz Island)便发现了数具大型海鬣蜥的尸体。我们正与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的护林员合作,试图找出鬣蜥死亡的原因。”

 

结果,在圣克鲁斯岛的拉斯帕尔马斯(Las Palmas)一共找到近30具海鬣蜥的尸体,而此神秘疾病在后来更蔓延至海龟湾(Tortuga Bay),甚至到了达尔文基金会所在地的码头。在弗雷瑞安纳岛(Floreana)生活的许多动物亦受到影响。最终,约150只海鬣蜥相继死亡。为找出疫情起因,加西亚•帕拉会将健康雄蜥的血液样本,连同其死去近亲的组织样本,送到位于盖恩斯维尔(Gainesville)的佛罗里达州大学,再交由专业实验室化验。加西亚•帕拉略带忧虑地说:“很奇怪,所有死去的鬣蜥似乎都相当健壮,腹中仍存满绿藻和红藻。”由于所有水液样本都十分干净,因此可排除中毒的可能性。“幸好,我们至今尚未在圣克里斯托瓦尔岛(San Cristóbal)和南普拉萨岛(Plazas Sur)发现任何动物尸体。”加西亚•帕拉松了一口气。

 

像伊甸园的戏剧?上述调查都是这位年轻兽医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她在加拉帕戈斯工作了两年半。卡罗来纳•加西亚•帕拉与达尔文基金会的其它著名生物、海洋、鸟类和植物学家携手合作,运用科学知识保护加拉帕戈斯群岛。基金会于1959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成立,广泛探索并研究岛上脆弱的群落生境。基金会还成为厄瓜多尔政府的主要顾问机构,协助保护这座令人叹为观止的群岛--宛如绝世天堂的世界遗产所在地。

 

从我们踏上群岛的那一刻起,独特神秘的景观便把我们深深吸引着:锯齿状的海岸线与黑色熔岩、烧焦的荒芜山坡,还有如奇迹般茁壮成长的带刺仙人掌和檀香树。而在内陆的绿色高地,气候湿润凉爽,而且经常可在山峰找到薄雾的踪影。大约五百万年前,这些火山岛从太平洋海底深处升起,因此从未连接到南美大陆。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独特动物大多不由自主地跨越600多公里的公开水域,从大陆移居到群岛上。这些动物经过漫长的空中旅程或寒冷洋流而变得精疲力竭,抵达群岛后还要面对崎岖的熔岩地域,日子十分艰难。能够存活的一群成为适应群岛独特环境的能手,事实上,这里景色迷人,但生存下来却不容易。

 

加拉帕戈斯体现出近乎神话的自然状态
兽医卡罗来纳•加西亚•帕拉
—加拉帕戈斯群岛包括18座主岛、3座小岛和107座岩礁

我们眼前看到的动植物复杂生态系统,在世上是独一无二的。在德国出生的达尔文基金会总裁赛文•罗伦兹(Swen Lorenz)指出:“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四分之三的动物物种均属地方性。 你不会在世界其它地方找到巨大的加拉帕戈斯陆龟、达尔文雀和海鬣蜥。”然而,这个天堂正因人类发展、外来物种的传入、过度捕捞和气候变化而濒临灭绝。 若非达尔文基金会竭力保护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独特生态系统,这里很可能早已失去其原有特色。 今天,一百多名科学家、学生和志愿者不断努力参与宣传活动,通过结合群岛生态和经济效益的科学研究,以最佳的方式协调群岛的环境。

 

短短几年间,加拉帕戈斯的独特动植物世界便因持续增长的旅游业而面临严重威胁,更引起垃圾和污水积聚、漏油事故和外来细菌和害虫入侵等相关问题。在达尔文基金会不懈努力与督促下,厄瓜多尔政府终于决定展开拯救群岛的计划。例如,非法占用者会被下令返回大陆。旅游探访受到严格监管,当局亦设计了一个特别系统,帮助群岛居民自给自足。这大大减低了商品进口的幅度,因此降低了引进外来动物或相连疾病的风险。此外,可再生的太阳能和风能亦带来重大裨益。加拉帕戈斯群岛在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濒危的“红色名单”,庆幸的是,以上各项措施均取得卓越成果,使群岛现已不在“红色名单”中。赛文•罗伦兹表明:“保护群岛的工作一直不被看好,但事实证明成效十分显著。”

 

2009年,适逢科学世界庆祝达尔文诞辰200周年,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亦加入支持和监护这个珍贵生态的行列。赛文•罗伦兹表示:“没有商界的大力支持,我们的工作便难以实行。”不过,资金短缺的问题往往迫使科学家寻求更富创意的方法。 如今,洛兰茨和其团队利用互联网和现代通信技术的优势,令世界各地对这个位处南太平洋的独特“方舟”所面对的危险和威胁有更深入的认识。

 

保护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工作一直不被看好,但事实证明成效十分显著
—达尔文基金会总裁赛文•罗伦兹

在研究站工作肯定是兽医卡罗来纳•加西亚•帕拉的梦想职责。 她说:“对生物学家而言,加拉帕戈斯体现出近乎神话的自然状态,其原始程度在地球上可谓寥寥无几。”要保护这个地方,不仅是拯救海洋中央一个偏远的岩石群岛,更要向世人证明珍惜大自然的必要性,别具象征意义。

 

我们回到著名海鬣蜥出没的海滩,它们慢慢走回水中,然后迅速消失,在海藻森林中觅食。 在赤道太阳底下,黑色熔岩异常炽热。 数以百计的鬣蜥在峭壁上紧靠躺着,一同沐浴于阳光之中。 它们看起来就像一条条小龙。 英国科学家达尔文于1835年首次到访加拉帕戈斯群岛后,开始建立其著名的进化论,而他亦毫不留情地把鬣蜥称为“黑暗精灵”。

 

 满头尖刺和状似盐粒的硬壳,以及从颈部延伸到尾部的尖栉状体,绝对与可爱扯不上任何关系。 强大的利爪、分开的双眼,还有每次张开嘴巴时露出的一排尖齿和鲜红色舌头,这正是地球远古历史留下的生物原始外观。

 

不过,俗语有云:情人眼里出西施。 当卡罗来纳•加西亚•帕拉望着海鬣蜥(英文学名为Amblyrhynchus cristatus)时,她看到的是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迷人多样性,对她来说,这有种难以用语言完全表达的魔力。 这位来自西班牙的科学家在我们临走前说道:“你必须亲自体验。这里每座岛屿都好比一颗宝石,绽放着它特有的光芒,令你永生难忘!”

 

—有别于现代蜥蜴,加拉帕戈斯的海鬣蜥能够在海中生活和觅食。成年雄鬣蜥可下潜水中超过九米(30英尺)。 其横向扁平的尾巴和尖锐的背鳍有助推进身躯,而锋利的长爪则可在强劲水流中抓紧岩石
—在加拉帕戈斯潜水是个无比畅快的经验,随处可见鹰魟、外来的珊瑚鱼和双髻鲨的踪影。 因此,这个群岛被专业和业余潜水员选为世界七大水底奇观之一,实在当之无愧


阅读更多